手机端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 > 国内 > 正文

李兰娟院士官宣抗疫药物,阿比多尔、达芦那韦有哪些公司?

2月4日,中国工程院院士、国家卫健委高级别专家组成员李兰娟团队,在武汉公布治疗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的最新研究成果,宣布阿比朵尔、达卢那韦可抑制冠状病毒。

在疫情出现短短半个多月时间里,从抗艾滋药克力芝到抗病毒喷雾,再到引发舆论的双黄连口服液。相继出现的抗疫药物在影响药品市场的同时,嗅觉敏锐的资本也不会对此无动于衷。

2月4日,中国工程院院士、国家卫健委高级别专家组成员李兰娟团队,在武汉公布治疗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的最新研究成果,宣布阿比朵尔、达卢那韦可抑制冠状病毒。据了解,这两种药均为目前市场上的广谱处方药,属于老药发现的新疗效,这无疑是个喜讯,会大大减少生产环节的时间。

根据李兰娟院士的介绍,根据初步测试,在体外细胞实验中显示:阿比多尔在10~30微摩尔浓度下,与药物未处理的对照组比较,能有效抑制冠状病毒达到60倍。达芦那韦在300微摩尔浓度下,能显著抑制病毒复制,与未用药物处理组比较,抑制效率达280倍。于此同时李兰娟院士建议将以上两种药物列入国家卫健委《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诊疗方案(试行第六版)》。

资本市场的嗅觉总是异常敏锐,几天前,因盐酸阿比多尔在抗击疫情临床医学上的广泛运用,使得拥有该药的江苏吴中接连四天涨停。药物被挖掘出来后,背后的产业链成为关注的焦点,也引发了拥有这两款药物专利的上市公司,以及相关概念股的炒作。

背后的上市公司

根据公开资料,阿比朵尔是中国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抗病毒药物,于2009年由武汉大学医学病毒学研究所研制而成,作用机制是在阻断流感病毒复制过程,并引入免疫细胞。2019年,阿比多尔首次被纳入国家医保目录和纳入国家卫健委发布的抗病毒流感临床推荐使用药物名单。而达芦那韦则是一种HIV-1蛋白酶抑制剂,其能阻止成熟的感染性病毒颗粒的形成。

阿比多尔作为一个成熟老药在国内拥有多个国产药证,而达芦那韦则为西安杨森的进口药。两个产品的出现,与之相关的上市公司也相继在市场上亮相。

根据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官方网站信息,共有 7个国药准字号,6家企业生产阿比多尔药品,包括石药集团欧意药业、江苏吴中医药集团、石家庄中硕制药、江苏涟水制药、石家庄四药有限公司、海南先声药业。产品名称为盐酸阿比多尔片、盐酸阿比多尔颗粒、盐酸阿比多尔胶囊等。

值得注意的是其中石家庄中硕制药只生产盐酸阿比多尔的原料药、江苏吴中医药集团同时生产原料药和盐酸阿比多尔片“玛诺苏”。而在阿比多尔的产业链中,涉及的上市公司有石药集团、江苏吴中、石四药集团等。除此之外,相关联的A股上市公司中还包括瑞康医药、人福医药、东音股份等等。

2月5日,A股市场阿比多尔药物相关概念股江苏吴中、瑞康医药股价均触及涨停,港股市场相关概念股亦全线大涨,石四药开盘后曾一度涨超20%,石药集团涨超10%。截至当日收盘,此前已收获4次涨停的江苏吴中再度涨停。

据河北多家媒体1月27日报道,疫情爆发以来,石药集团已经陆续收到武汉、北京等地临床医疗机构追加阿比多尔药品的请求,从1月中旬以来,石药集团已经连续加班生产,为一线输送药品及紧急物资,这或对公司业绩产生影响。

不过值得注意的是,2月4日,江苏吴中发布公告提示,预计公司2019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亏损8000万元左右。盐酸阿比多尔片为吴中医药在产在销产品之一,目前阿比多尔仅被尝试性用于治疗“新型冠状病毒”,尚无充足的临床研究证据表明该产品对“新型冠状病毒”有疗效。

2019年1-9月,吴中医药盐酸阿比多尔片销售收入为1602.8万元,占上市公司营业收入1.06%;2018年同期销售收入为583.9万元,占上市公司营业收入0.42%。该药品销售收入占上市公司营业收入比例极小,资本追涨背后炒作明显。

而此次李兰娟院士提出的另一药物达芦那韦,其在国内目前仅有美国强生旗下的西安杨森制药有限公司一家厂商。该公司的达芦那韦考比司他片商品名称为普泽力,主要用于艾滋病的治疗,2018年7月23日在中国正式获批上市。近期有多款抗艾滋病药物在新冠肺炎患者治疗过程中显示有效果。

虽然国内目前暂无国产企业生产达芦那韦,但有A股上市公司有生产达芦那韦的中间体和原料药的企业。雅本化学子公司朴颐化学是达芦那韦关键中间体的主要供应商。博腾股份在投资者互动平台上表示,公司为杨森达芦那韦的核心供应商,双方在本项目的合作已约十年。

值得一提的是,今日瑞康医药触及涨停,截至2月5日午间收盘,股价为7.72元/股,涨幅达9.97%。而瑞康医药股价上涨与其有阿比朵尔在售以及达芦那韦购销渠道通畅分不开。

2月5日,瑞康医药在互动平台表示,公司有阿比朵尔在售,且库存充足,且与达芦那韦生产企业有着长期合作关系。

质疑?

与此前的“克力芝、抗病毒喷雾”相比,李兰娟院士拿出了更多的数据。但从药物研发的角度分析,激进的资本似乎更需理性对待。

此前,据权威医学期刊《新英格兰医学杂志》(NEJM)发表的论文,其中介绍了美国首例确诊病例的诊疗过程以及其接受吉利德科学在研药物Remdesivir(瑞德西韦)作为同情用药进行试验性治疗的临床表现。该患者在治疗之后,病情出现了迅速缓解。

瑞德西韦为吉利德公司在研药物,在2月4日下午抵达国内。其实早在2月2日国家药监局药品审评中心表示,美国吉利德公司在研药物瑞德西韦治疗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的临床试验申请获得国家药监局受理。

至此瑞德西韦A股相关上市公司股价纷纷上涨,2月3日及4日,在A股调整的情况下,博腾股份、永太科技连续两天涨停,同样上涨还有上海医药、九洲药业等。

即便瑞德西韦取得了预期中的效果,但光是三期临床试验就要持续到接近五月份,更别说后面还有很多后续的程序到最后的审批上市。对于目前的疫情来说,是远水解不了近渴。而李兰娟院士团队发现阿比朵尔和达芦那韦对新冠肺炎显示出了良好的抑制效果,并且这两种药物已经开始在部分地区进行使用,并准备之后替代部分效果不佳的药物。

根据上述李兰娟院士的介绍,初步测试下体外细胞实验中显示达芦那韦在300微摩尔浓度下,能显著抑制病毒复制,与未用药物处理组比较,抑制效率达280倍。

值得注意的是李兰娟院士表示,“能有效抑制冠状病毒”的结论是从这一体外细胞实验中得出的。

根据一般的药物研发流程来看,新药大致需要经过体外实验、动物实验、临床试验等多个阶段,然而体外实验与应用于人体的临床试验往往结果也是差异很大。一般新药研发中100个早期化合物可以看到体外效果,但最终合格的化合物也是没有几个。而且一般药物的起效浓度都在1微摩尔以下。而根据上述数据,达芦那韦在体内的血药浓度最高就能到10微摩尔左右,这与300微摩尔的体外细胞实验浓度差距悬殊。单单从这对比而言,这可能意味着达芦那韦想要起到体外细胞实验中的抑制效果,那么人体可能需要相当大的剂量,而这有可能会超过人体承受的程度。

两款药物可抑制病毒,资金对这些药品产业链上的公司也是相继簇拥,当然,我们也其希望其能应用到最终的人体临床试验中。但在当前这以特殊的环境下,我们所有人要冷静对待疫情,资本也更应该理性应对市场变化。

相关文章